猫咪老师

三分钟热度,爬墙极快
常驻盗墓笔记/魔道祖师/漫威/我的英雄学院/文豪野犬/银魂/毒液/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凹凸世界
ps:都是乙女向
更新随缘,喜欢在喜欢的粮下面评一连串看不懂的话,要是打扰到你,那还真是超级抱歉<(_ _)>
属于虽然看起来很擅长聊天但实际上一不小心就容易尬聊,如果尴尬了,请原谅我![土下座]

[恋与漫威]时间线

1.OOC预警

2.内含x教授和美国队长

3.不好勿喷,玻璃心不禁说

ps:我真的没有在摸鱼😂

查尔斯·泽维尔

小巷里的光忽隐忽现,你一个人躲在木桶后面,再三确认追兵已经被你甩了,你这才把悬着的心微微放下来。

回复大量体力之后,你打算起身,可身体连动也动不了,莫名的液体从你身体上留下来,跟地上的尘土黏在一起将你固定,你看了看液体的范围,不由得苦笑

没想到,我是以这种结局落幕的......

拼尽全力,你拿起手机,慢慢按下那个你早就背上来的号码

嘟——嘟——嘟

号码并没有打通

你不死心,又试了一次,不过这次,号码打通了

“有事吗,xx小姐?”

查尔斯温和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你也不顾追兵会不会听到,刚想说却被查尔斯打断了

“查尔斯,我......”

“如果没事的话,那就束我先挂了,我的妻子最近睡眠不好,我不想打扰她。”

“那真是抱歉,泽维尔先生,我..”你默默咽下喉咙里的血,笑着说“我只是打错了,对不起拉,查尔斯先生~”

说完,你就笑了,笑得是那样美丽,那样满足,就好像你跟他一直都是这样。

“那样,晚安,xx小姐”

“晚......”安

话音未落,手便不受控制的落下,你几乎控制不住沉重的眼皮,依着墙角像个孩子一样睡起来,只不过你没有注意到,也不可能注意到,其实你根本就没有打通电话。

【愿你没有我的人生也会很好】

史蒂夫·罗杰斯

今天是你九十五岁生日。

你背着家人偷偷来到海边,看着无数海鸥从海的另一边飞到这一边,远处的美国国旗迎大风飘着,就如同美国精神一样,如同美国队长一样。

“你不应该在这里,xx奶奶。”

你的曾孙子乔治站在你后面,手里拿着刚咬了一口的热狗。

“今天是你九十五岁生日,你应该在家里。”

“别说了,乔治,你可爱的xx奶奶想叛逆一回,偶尔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你看着缓缓升起的太阳,不由得眯起眼睛,你倚着座椅享受着腥咸的海风。

“所以,你还打算跳那首舞吗?”乔治又咬了一口热狗,口齿不清的说着“你都练习了七十年了,还没练够吗。”

“在他回来之前,我一定要把这首舞排练到分毫不差。”

一听你这话,乔治就不高兴了。

“xx奶奶,他已经死了,你的爱人,斯蒂夫·罗杰斯,已经死了,死在七十年前,虽然爸爸妈妈老是让我闭嘴,但我还是告诉你,史蒂夫·罗杰斯已经死了!死在七十年前!”

“他是死了,但美国队长没死”你看着已经升起的太阳“所以,他总有一天会回来,总有一天。”

只是,你需要等待。

【等待的双方都是面临同样的痛苦】

一定要看!!!
请各位太太小心!
请不要在意我们这些嗷嗷待哺的小透明,毕竟没有什么比太太以及太太产的粮更重要的了!

我……

这是什么(ㅇㅁㅇ川?!

秀恩爱秀到连吃饭都吃不了了吗!

老板是个明白人……

我也是个明白人……

嘻嘻(♡˙︶˙♡)

@苏洛落 主任!主任!这里有情况!

[恋与漫威]学习使我面目全非

◎ooc预警
◎内含美队、肥啾、海拉、蚁人、幻视
@雪莉玛 你的学习套餐已送到!
美国队长.ver
“我要学打架。”
某一天,世界和平,你跟史蒂夫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突然蹦出一句。
“不好意思,xx,我没听清楚,你说你要学什么?”
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表示自己没听清自己的女朋友说什么,就算有四倍听力,我就是没听清!
“我说,”我一把跨坐在史蒂夫身上,手臂抱紧他的脖子,“我要学打架!”
接下来五个小时,你接受了美国队长版本的教育,别误会,只是如何做个美丽的淑女的爱的教育,哦,还有个不要随意点火的教育😊



鹰眼.ver
“我要学射箭。”
你跟他打高尔夫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
“好啊,不过亲爱的,你确定你射的中吗?”
“至少某位肥啾还能射进去。”
你心不惊肉不跳的说了个黄腔。
“听着,亲爱的,每个男人都能射中,但是”他画风一转“你确定不会射中别人。”
“至少我不会因为射太多而导致鼓起来。”
接下来的时候,由某位客串狂魔斯坦李老爷子透露,他终于见识到中国四字词语中乱箭穿心和一枝独秀是什么样子。(因为老是射不中,导致地面全是箭,而苹果完好无损)



海拉.ver
“女王大人,我要学打架。”
“是吗?”
海拉挑起你的下巴,用那双妩媚众生的眼睛看你。
“告诉我,小甜心,你要学什么。”
“我、我要学打架!”
海拉笑眯眯的答应你,并让你第二天去竞技场,由她教导你。
“女王大人,这个长毛的柱子是怎么回事啊?”
你推了推那个有轻微毛发的柱子,看着在一旁帮你挑选武器的海拉。
“这个啊,”女王大人露出无辜的表情“这个是全九界最适合你这个新手学习的工具,尽情打吧,这个很少坏。”
很少坏是什么鬼,有坏掉过吗?为什么会长毛?很长时间不用了吧,咦,还在动,不对我想这个干什么。
你默默忍住心里的吐槽,开始尝试攻击柱子。
后来你才知道,那根长毛的柱子其实就是阿斯加德二公主,啊呸,二王子,你的大叔子,索尔·奥丁森。
因为捣蛋过头,而被海拉变成柱子,刚碰上要学打架的你,emmmm



蚁人.ver
“我要学变小。”
“不行!”
你有一次做饭的时候,突然想试试变小的滋味,但遭到你的男友斯科特的强烈反对。
没有完成愿望的你,趁着月黑风高夜,偷偷找到了他的装备,在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你要找的按钮时,斯科特醒了,而你也因为惊吓过度,变小了。
“斯科特,斯科特。”你呼喊男友,希望能让他听见,可蚂蚁大小的你的声音根本达不到正常人类能截取到声波的频率。
就在你害怕的时候,那个禁止不动的巨人动了。
“xx,你没事吧?”他把差点被吓哭的你放在桌子上,还贴心的开了盏不算太亮(在你看来)的小夜灯。
你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又比划比划,想让他把自己变回来。
他点点头,又摆弄几下,小人国的特工就变成一个穿男人的女人。
“晚安了,xx,这次别偷碰那些东西了。”
你唔唔两声算答应,可准备睡觉的时候你的视线又飘到装备身上。
“下次,还是干点有趣的事吧。”



幻视.ver
“小幻,你觉得我学会穿墙的概率是多少?”
某一天全复仇者集结的时候,你突然问了这个问题。
老父亲托尼斯塔克和二儿子奥创的耳朵高高竖起,想要听听自己的儿子/弟弟是如何回答。
“0”
那一瞬间,甚至是远在阿斯加德的索尔都感觉到一阵无奈与气愤。更别提在现场的两位了。
“可是正确答案就是这个。”真·振金打造·钢铁直男·幻·气疯老父亲·视说到。
“可你不能这么说。”被气疯的老父亲。
“你应该想好万无一失的对策,而不是说出正确答案。”自诩正确的中二奥创。
“……”听完全过程的你。
最后,你哭唧唧地跑回x学院,并找到一位可以穿墙的小姐姐,顺利穿墙之后,抱紧小姐姐的大腿表示死也不回复仇者大厦了。
你:钢铁直男要不得!

[盗墓BG]玩笑的场合

◎ooc预警
◎内含吴、张、解、
◎没发带瞎子
@嗜酒养猫 你要的反虐已经送到๛ก(ー̀ωー́ก) 
吴邪.ver
你回来的时候,听见吴邪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等你刚想上前抱吴邪的时候,他竟然无视你!
“吴邪,今晚吃什么呀~(微笑)”
“媳、媳妇,胖子说今晚有事找我,晚饭,就算了吧。”
“别呀”你一把摁住吴邪“我们要好好算算,我不过是出国学习,你精分个毛。”
“这不是适应时代的发展嘛。”
“所以我就死了吗。😄”








张起灵.ver
你一手拿着致幻剂,一手给吴夫人打电话。
电话还没打,他就鬼鬼祟祟起来……
“小哥你要干嘛?”你一把抓住那只在你身上骚动不安的手。
“妈妈,瓶瓶不高兴,要抱抱!”
“!!!”
你看了看小哥那天真烂漫的眼神,再看看小哥那宽厚的臂膀。
我选择死亡😂








解雨臣.ver
你一把抱住他,汪的一声哭出来。
“小花,我要是有你这演技,我就不至于第一局就被刷下来!哇——!”
他轻轻摸摸你的狗头(?),笑道“多练几次就好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可你依旧不行,甚至被评委认为你的演技太浮夸,最后还是张太太出了一招,结果再去,大获全胜!
他问你,张太太究竟跟你说了什么,你笑而不语。







[盗墓BG]离世的场合

◎ooc预警
◎内含吴、张、解、黑、









吴邪.ver
和之前一样过日子。
偶尔逗逗别人家的孩子,下个不算大不算小的斗。
白天的时候以为你出去玩了,等到要睡觉的时候才发觉你已经不在了。
只有这个时候,吴家的吴小佛爷才会变成曾经的天真无邪。
“媳妇,你什么时候才回来。”



















张起灵.ver
叱诧风云的哑巴张回来了。
不过这次哑巴张好像变了。
不在执着于大斗,而是什么斗都下,就算连油都挤不出多少的斗也下,但这还不是这特别的地方。
别人怎么叫他,他都全当没听见,直到有一次吴邪无意间喊了一次“xx(你的名字)”时,他猛然回头,众人这才明白,曾经的哑巴张已经变成一个只有空壳的怪物了。
“我会一直等你。”





















解雨臣.ver
呆在你房间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有时候都在你房间办公。
整个人跟之前没什么变化,只是唱戏的时间增长。
霍秀秀不止一次找过他,可他没什么变化,只是看着你的灵位,看了许久,等到所有人都走了,这才哭出来。
“……我以为我护住了解家,护住了那么多人,确没想到护不住你”



















黑瞎子.ver
和以前一样。仿佛对你的死毫不关心。
苏万来找他,但只敢待在门口,不敢进来。
有一次下斗的时候,黑瞎子站在你的灵位前,跟往常一样说了声“好好待着家里,我很快回来。”
几个月后,黑瞎子已经死了的讯息传遍大江南北。所有人都在唏嘘时,却没有看见一个漆黑的影子偷走了你的灵位。
“媳妇,当盗墓贼的日子有点辛苦,还是当你的守灵人比较轻松啊。”

[钢铁侠x你]你爱我吗?

◎ooc预警
◎这次,可能是刀子吧
◎妮妮专场

















托尼·斯塔克会爱上别人吗?

会。

但绝对不会是你。


不为什么,就是不会是你。


“女士,女士?”

医生的呼喊声叫醒了你,医生看着还未睡够的你,无奈笑笑,转身拿起体检单,重新确认到。


“女士,你确定要打掉胎儿吗?”


“是的,我确定,非常确定。”


“好吧,我明白了,那么女士,半个小时后我们会给你做人流手术。”


医生见你固执,便不再劝阻,收起体检单去做准备。


“半个小时啊,”你眯着眼看着医院天花板挂着的紫外线灯“半个小时能干嘛呢?”


你跟托尼·斯塔克的认识起源于一场酒会。


那时候你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而他则是个花花公子。


你跟着兄长在酒会学习如何将自己家族利益最大化的时候,你注意到他了,不得不说,他的眼睛很漂亮,比你这双蓝眼睛要漂亮几百倍,虽然有点矮……



托尼明显注意到你那炽热的视线,转过头笑眯眯给你抛了个飞吻,你还没看清,视线就被兄长堵住。


当然你也没看清兄长对托尼可怕的警告。


再一次见面,你们是在公园。


不过这一次,没有兄长的阻挠,你们谈的很开心,并约定下次见。


一来二往,你们便熟悉,或者说,你跟托尼斯塔克谈起恋爱了。




“女士,女士,醒醒,我们要开始手术了。”


“抱歉,我刚才走神了。”


“没事。”


医生的体谅让你不再害怕医院,你躺在病床上,看着四周的医生和护士,突然,你又想起什么。


你们之间的爱情并不得到你的家人朋友的理解,他们劝你离开他,不要耽误你,你不相信,并和家人们大吵一架。


很快,你就理解家人们是什么意思,你们之间越来越不想情侣,反而像……炮友?


你某一天哼着歌拿着托尼最喜欢那家的甜甜圈,另一只手时不时摸摸藏在口袋里的化验单,心里的甜蜜快要移出来,可你走到门口的时候,你愣住了。


“托尼,你要跟那个小姑娘结婚吗?”


“结婚?谁?我?不可能。”


“可是那个女孩!”


“我会很快说清楚的,很快就好了。”


那一刻,你终于明白,为什么家人要你离开他,从小学习各种礼仪文化的你很少关注这些八卦,再加上家人对你的保护,你就知道的少之又少。


你扔掉手里的甜甜圈盒,拒绝贾维斯告诉托尼你来了,只是教交代一些事情,便打车去医院了。


回归现实。


等到你醒来的时候,你已经回家了,看着眼前家人担忧的眼神,你的防线被攻破了了。



兄长告诉你,手术很成功,并且以你的名义跟托尼斯塔克发了条短信,所以你现在已经跟托尼没有什么实际了。

你摸摸还显臃肿的小腹,猛然发现那个藏在你身体里的小宝宝已经不在了。

【盗墓】孩子的场合

◎ooc预警
◎吴、王、张、解、黑、潘、
◎一句话,想教孩子,不能下大斗,只能在小斗里瞎转悠。



吴邪.ver
“小兔崽子,跟紧我。”

“爸,我要是小兔崽子的话,你就是兔崽子喽。”

“滚。”

——《爸,我……》《你给我滚!》《是你让我跟紧你,你又让我滚,你到底要干嘛?》《闭嘴,学着点,我现在教你一些东西,以后有用。》







王胖子.ver
“闺女,爸先跟你说好了,跟紧爸,有什么事立马报告,不要带任何迟疑,当然,看见好东西立马拿。”

“明白,爸,这有个夜明珠。”

——《你确定?》《我特意问了吴邪叔叔了!肯定没错》《闺女,站远点,看爸给你露一手。》







张起灵.ver.
“这个,有毒。”

“这个,也有毒。”

“发力应该从这个角度,你的角度错了。”

“爸,这么刁钻的角度谁弄得出!?”

“我。”

——《爸爸,我错了》《手再提高一下》《妈,救命!》《你妈听不见,那是我的。》《原来爸你没睡着?》







解雨臣.ver
“宝宝,腰在往下一点。”

“爸比,这样可以了吧。”

“宝宝,跳过来,没事,爸比会接住你的。”

——《爸比,为什么这个尸体起来了?》《没事,它起来呼吸一下(把脑袋卸下来)》《哦》







黑瞎子.ver
“臭小子,快过来,别磨磨唧唧了,跟个娘们似的。”

“老头,有种你放开我的青椒炒饭,那是我的!”

“给我一点嘛,对了,儿子你不快点回来,这就没有了。”

——《臭老头,放开我的挚爱》《唔唔唔(真好吃)》《我要回去告诉我妈!》







潘子.ver
“儿子,听好了,碰见尸洞,别管是多肥的斗,立马走。”

“小潘,前面有个尸洞,怎么办?”

“立马走!”

——《为什么?》《凡是尸洞,必有大粽子。》《你怎么知道的?》《我爸说的。》










事后

“闺女你怎么知道这是个夜明珠的?”

“吴叔叔告诉我的。”

“天真?什么时候?”

“刚才。”

“……”















【盗墓BG】你好

◎ooc预警
◎内含吴邪和张起灵
◎甜刀混合

吴邪.ver
“吴邪!你还敢说你是清白的!”

你一把推开吴山居的大门,拉着身后的人快步跑到吴邪身后。

“怎么了,媳妇,卧槽……”

吴邪放下手里的古籍,转过身看你以及后面的人。

“嗨,吴邪。”你身后那只真·年轻貌美·天真·无邪。

“……”真·邪帝·年老色衰·狂霸拽·吴邪。

“那个,吴邪,不是,老年吴邪,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个”你指了指酷似老吴邪的年轻吴邪“真的不是你的私生子吗?毕竟你都四十岁了,有个二十岁的儿子也不是……”

“媳妇 这个是以前的我,真不是我的私生子……”

“那她们说你是处男是真的了!”

——《老年邪脸上笑容突然消失》《笑什么笑,我要是处男,你也是处男》《对了,三叔还说你有点时间沉迷大保健》《年轻邪脸绷不住了》

张起灵.ver
“闷油瓶,闷油瓶,快看,我给你带回什么了!”

“是你的族人啊!”

闷油瓶看着你身后那个跟他长相一模一样的人,沉默三秒。

起身,抱住,转身。

“我的。”闷油瓶说。

“……”疑似被塞狗粮的小哥。

“……”懵了的你。

闷油瓶(皮)内心:我的,我的,我是你的小宝贝,不要丢下我,这个人是谁?他要干嘛!

小哥内心:……

你:你都懵了,还能想什么。

——《我不是你的小宝贝吗?》《好好好,今晚上吃什么?小哥你想吃什么?》《随便》











你确定要看?








































真是不乖啊











































吴邪.ver
你睁开眼,看着床上的三个脑袋,又看了看时间。

7:00

起床,洗漱,做早饭

7:15

你绷不住了。

“田真,邪子,乌头,你们三个给我起床!!!”

“哇!地震了。”田真揉眼睛。

“汪汪汪(好好好,我们起床)”乌头、邪子叫。

看着跟自己的爱犬抢吃的的田真,你仿佛有看到了那个男人。

“分手吧。”

“好。”

吴邪呀,吴邪,你都已经跟我分手了,还能让我记得你。

还真不知道是你爱我,还是我爱你啊。

“妈妈,时间到了,该上学了。”你儿子手呈大喇叭向你喊到。

“来了。”

指尖火星闪烁,被烟灰淹没的照片在你的记忆里渐行渐远。


张起灵.ver
你是被闷醒的。

一睁眼,看到那熟悉的小屁股,你运气,发力。

“唐风你把你的腚从老娘脸上挪开!”

你大儿子一听这狮子吼,转过身对你一笑,“老二,老妈醒了,我估计今天早上吃炒面。”

“喜(我喜欢炒面)。”

“喜欢就好,炒面啊,唐风帮我把黄瓜洗洗,唐玉你帮我把面饼拿出来好吗?”

“好的,没问题,妈妈”

“……(好)”

你在厨房忙里忙外,你的儿子们在客厅里玩游戏,鬼使神差间,你透过窗外看,那个让你痛苦万分的男人就站在楼下。

你看着他,他看着你。

仿佛你们还跟以前一样。

可惜,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