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老师

三分钟热度,爬墙极快
但这都跟你毫无关系,只是我想告诉你而已。

我……

这是什么(ㅇㅁㅇ川?!

秀恩爱秀到连吃饭都吃不了了吗!

老板是个明白人……

我也是个明白人……

嘻嘻(♡˙︶˙♡)

@苏洛落 主任!主任!这里有情况!

[盗墓BG]胖次的场合

◎ooc预警
◎内含吴、张、胖、解、黑
◎我到底在写啥😂
吴邪.ver
纯洁无暇的白色胖次。
你站在洗衣机前,拿着那条亮瞎眼的胖次,看了看躺在太妃椅上葛优瘫的人,再转过头看胖次……
“老吴,我……”
“咋了,媳妇?”
“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张起灵.ver
童心十足的小鸡胖次。
虽然你从来没有见过,但是!这不代表你不会不让他穿。
“小哥,帮个忙呗~”
“不要。”
“为什么?”
就在你诧异的时候,他一把抽出你藏在身后的小鸡胖次。
“太丢脸了。”
……原来你还知道丢脸啊










王胖子.ver
耐脏且霸气十足的黑色胖次。
他那白花花的肉碰上黑丝巾,看的你这个强迫症只想把他泼上不掉色的黑色漆。
“胖子,咱商量个事……”
“把你泼漆,啊不是,换一条吧”








解雨臣.ver
妖气十足的基佬紫胖次。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你现在整个人呆在解雨臣面前,而当事人因为喝了太多酒已经睡了,就在你给解雨臣脱衣服的时候,你发现了高雅的紫色胖次。
但这仍不能改变你现在被基佬紫胖次打败了。
只听见你腾的一声,就跪在地上。
“我就知道你还对吴邪念念不忘,没想到已经这么深了。”








黑瞎子.ver
想让你自戳双目的大花裤衩。
论中国最美的颜色。
我们依旧对瞎子的年龄感兴趣。
你一手拿着大花[哔——] 一手正在打电话。
“喂,警察吗?我要报案,我被我男人的[哔——]弄瞎眼了。”

[恋与漫威]学习使我面目全非

◎ooc预警
◎内含美队、肥啾、海拉、蚁人、幻视
@雪莉玛 你的学习套餐已送到!
美国队长.ver
“我要学打架。”
某一天,世界和平,你跟史蒂夫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突然蹦出一句。
“不好意思,xx,我没听清楚,你说你要学什么?”
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表示自己没听清自己的女朋友说什么,就算有四倍听力,我就是没听清!
“我说,”我一把跨坐在史蒂夫身上,手臂抱紧他的脖子,“我要学打架!”
接下来五个小时,你接受了美国队长版本的教育,别误会,只是如何做个美丽的淑女的爱的教育,哦,还有个不要随意点火的教育😊



鹰眼.ver
“我要学射箭。”
你跟他打高尔夫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
“好啊,不过亲爱的,你确定你射的中吗?”
“至少某位肥啾还能射进去。”
你心不惊肉不跳的说了个黄腔。
“听着,亲爱的,每个男人都能射中,但是”他画风一转“你确定不会射中别人。”
“至少我不会因为射太多而导致鼓起来。”
接下来的时候,由某位客串狂魔斯坦李老爷子透露,他终于见识到中国四字词语中乱箭穿心和一枝独秀是什么样子。(因为老是射不中,导致地面全是箭,而苹果完好无损)



海拉.ver
“女王大人,我要学打架。”
“是吗?”
海拉挑起你的下巴,用那双妩媚众生的眼睛看你。
“告诉我,小甜心,你要学什么。”
“我、我要学打架!”
海拉笑眯眯的答应你,并让你第二天去竞技场,由她教导你。
“女王大人,这个长毛的柱子是怎么回事啊?”
你推了推那个有轻微毛发的柱子,看着在一旁帮你挑选武器的海拉。
“这个啊,”女王大人露出无辜的表情“这个是全九界最适合你这个新手学习的工具,尽情打吧,这个很少坏。”
很少坏是什么鬼,有坏掉过吗?为什么会长毛?很长时间不用了吧,咦,还在动,不对我想这个干什么。
你默默忍住心里的吐槽,开始尝试攻击柱子。
后来你才知道,那根长毛的柱子其实就是阿斯加德二公主,啊呸,二王子,你的大叔子,索尔·奥丁森。
因为捣蛋过头,而被海拉变成柱子,刚碰上要学打架的你,emmmm



蚁人.ver
“我要学变小。”
“不行!”
你有一次做饭的时候,突然想试试变小的滋味,但遭到你的男友斯科特的强烈反对。
没有完成愿望的你,趁着月黑风高夜,偷偷找到了他的装备,在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你要找的按钮时,斯科特醒了,而你也因为惊吓过度,变小了。
“斯科特,斯科特。”你呼喊男友,希望能让他听见,可蚂蚁大小的你的声音根本达不到正常人类能截取到声波的频率。
就在你害怕的时候,那个禁止不动的巨人动了。
“xx,你没事吧?”他把差点被吓哭的你放在桌子上,还贴心的开了盏不算太亮(在你看来)的小夜灯。
你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又比划比划,想让他把自己变回来。
他点点头,又摆弄几下,小人国的特工就变成一个穿男人的女人。
“晚安了,xx,这次别偷碰那些东西了。”
你唔唔两声算答应,可准备睡觉的时候你的视线又飘到装备身上。
“下次,还是干点有趣的事吧。”



幻视.ver
“小幻,你觉得我学会穿墙的概率是多少?”
某一天全复仇者集结的时候,你突然问了这个问题。
老父亲托尼斯塔克和二儿子奥创的耳朵高高竖起,想要听听自己的儿子/弟弟是如何回答。
“0”
那一瞬间,甚至是远在阿斯加德的索尔都感觉到一阵无奈与气愤。更别提在现场的两位了。
“可是正确答案就是这个。”真·振金打造·钢铁直男·幻·气疯老父亲·视说到。
“可你不能这么说。”被气疯的老父亲。
“你应该想好万无一失的对策,而不是说出正确答案。”自诩正确的中二奥创。
“……”听完全过程的你。
最后,你哭唧唧地跑回x学院,并找到一位可以穿墙的小姐姐,顺利穿墙之后,抱紧小姐姐的大腿表示死也不回复仇者大厦了。
你:钢铁直男要不得!

[盗墓BG]玩笑的场合

◎ooc预警
◎内含吴、张、解、
◎没发带瞎子
@嗜酒养猫 你要的反虐已经送到๛ก(ー̀ωー́ก) 
吴邪.ver
你回来的时候,听见吴邪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等你刚想上前抱吴邪的时候,他竟然无视你!
“吴邪,今晚吃什么呀~(微笑)”
“媳、媳妇,胖子说今晚有事找我,晚饭,就算了吧。”
“别呀”你一把摁住吴邪“我们要好好算算,我不过是出国学习,你精分个毛。”
“这不是适应时代的发展嘛。”
“所以我就死了吗。😄”








张起灵.ver
你一手拿着致幻剂,一手给吴夫人打电话。
电话还没打,他就鬼鬼祟祟起来……
“小哥你要干嘛?”你一把抓住那只在你身上骚动不安的手。
“妈妈,瓶瓶不高兴,要抱抱!”
“!!!”
你看了看小哥那天真烂漫的眼神,再看看小哥那宽厚的臂膀。
我选择死亡😂








解雨臣.ver
你一把抱住他,汪的一声哭出来。
“小花,我要是有你这演技,我就不至于第一局就被刷下来!哇——!”
他轻轻摸摸你的狗头(?),笑道“多练几次就好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可你依旧不行,甚至被评委认为你的演技太浮夸,最后还是张太太出了一招,结果再去,大获全胜!
他问你,张太太究竟跟你说了什么,你笑而不语。







[盗墓BG]离世的场合

◎ooc预警
◎内含吴、张、解、黑、









吴邪.ver
和之前一样过日子。
偶尔逗逗别人家的孩子,下个不算大不算小的斗。
白天的时候以为你出去玩了,等到要睡觉的时候才发觉你已经不在了。
只有这个时候,吴家的吴小佛爷才会变成曾经的天真无邪。
“媳妇,你什么时候才回来。”



















张起灵.ver
叱诧风云的哑巴张回来了。
不过这次哑巴张好像变了。
不在执着于大斗,而是什么斗都下,就算连油都挤不出多少的斗也下,但这还不是这特别的地方。
别人怎么叫他,他都全当没听见,直到有一次吴邪无意间喊了一次“xx(你的名字)”时,他猛然回头,众人这才明白,曾经的哑巴张已经变成一个只有空壳的怪物了。
“我会一直等你。”





















解雨臣.ver
呆在你房间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有时候都在你房间办公。
整个人跟之前没什么变化,只是唱戏的时间增长。
霍秀秀不止一次找过他,可他没什么变化,只是看着你的灵位,看了许久,等到所有人都走了,这才哭出来。
“……我以为我护住了解家,护住了那么多人,确没想到护不住你”



















黑瞎子.ver
和以前一样。仿佛对你的死毫不关心。
苏万来找他,但只敢待在门口,不敢进来。
有一次下斗的时候,黑瞎子站在你的灵位前,跟往常一样说了声“好好待着家里,我很快回来。”
几个月后,黑瞎子已经死了的讯息传遍大江南北。所有人都在唏嘘时,却没有看见一个漆黑的影子偷走了你的灵位。
“媳妇,当盗墓贼的日子有点辛苦,还是当你的守灵人比较轻松啊。”

[恋与漫威]拍戏之前

◎ooc预警
◎夫人们集体去拍个戏,丈夫们……
◎内含美队,妮妮,x教授,幻视,贾维斯,黑豹,绿巨人,金刚狼,























美国队长.ver
还用想吗?
答案当然是不行。
九十多岁的老冰棍脑子就是一根筋,说什么都不行。
用迷药也没用。
无奈之下,只能启动“逃跑计划终极版”
“快快快,奇异夫人,快一点!”
“老子不是开门的!”



























钢铁侠.ver
笑眯眯的让你去。
但你在拍摄基地拍摄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看你,可一回头,没有啊。
直到有一天,你不小心透过反光镜看到后面的铁罐。
“托尼·斯塔克,一边去!”
“language,屎塔克太太。”
















x教授.ver
答案未定。
此时,他正在用那双贼好看的眼睛看着你,你不动,他也动不了。
“查尔斯,我……”逐渐落下风。
“(๑• . •๑)”逐渐占上风。
直到……
“那个,我是不是打扰了。”
奇异家的小姑娘看着你俩。
“快快快,我跟查尔斯注射的药剂应该有效果了,快走!”
“我真的不是开门的!”



















幻视.ver(没跟旺达谈恋爱)
去也没有,不去也没有。
穿墙术了解一下。
“xx,我认为你应该去。”
“小幻,你没事吧?”你摸着幻视的额头,担心道。
“xx,你天天宅在家里,会造成身体肥胖,肌肉松弛,眼部疲劳……”
“行了,闭嘴,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旁边赶过来,看用不用帮忙的奇异夫人:“我有句mmp不知该说不该说。”
























贾维斯.ver
跟上面一个情况,去也没用,不去也没有。
整理好行李,像他说了声就走了。
等到拍摄场地的时候,你打开手机查看时间时……
“贾维斯,你在干嘛?!”
“小姐,我必须保护你跟xx小姐的安全!”
“……你把我的粮放下再说”




























黑豹.ver
不用说就知道,肯定没戏。
迷药也没有用,只能智取了(苦笑)
“快快快,奇异夫人,能不能出门,全靠你的了。”
“我都说了老子不是开门的。”



















绿巨人.ver
说了很多,还帮你整理行李,你们一个个对比有没有忘的东西。
结果,你上飞机时,突然不高兴了。
“布鲁斯,我很快就回来了,很快啊——”
“好好好,xx,要努力啊。”
“啊。”



























金刚狼.ver
笑话,谁能管住你,瞬间移动了解一下,不仅顺利到达地点,还把快银的女朋友一起带来了。
“xx,我们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快银的兔子女孩问你。
“没问题,没问题,我们……”
还没说完的话看到倚在墙上的男人时停止了。
“哈哈,罗根,好巧啊。”
“是啊,很巧。”

[钢铁侠x你]你爱我吗?

◎ooc预警
◎这次,可能是刀子吧
◎妮妮专场

















托尼·斯塔克会爱上别人吗?

会。

但绝对不会是你。


不为什么,就是不会是你。


“女士,女士?”

医生的呼喊声叫醒了你,医生看着还未睡够的你,无奈笑笑,转身拿起体检单,重新确认到。


“女士,你确定要打掉胎儿吗?”


“是的,我确定,非常确定。”


“好吧,我明白了,那么女士,半个小时后我们会给你做人流手术。”


医生见你固执,便不再劝阻,收起体检单去做准备。


“半个小时啊,”你眯着眼看着医院天花板挂着的紫外线灯“半个小时能干嘛呢?”


你跟托尼·斯塔克的认识起源于一场酒会。


那时候你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而他则是个花花公子。


你跟着兄长在酒会学习如何将自己家族利益最大化的时候,你注意到他了,不得不说,他的眼睛很漂亮,比你这双蓝眼睛要漂亮几百倍,虽然有点矮……



托尼明显注意到你那炽热的视线,转过头笑眯眯给你抛了个飞吻,你还没看清,视线就被兄长堵住。


当然你也没看清兄长对托尼可怕的警告。


再一次见面,你们是在公园。


不过这一次,没有兄长的阻挠,你们谈的很开心,并约定下次见。


一来二往,你们便熟悉,或者说,你跟托尼斯塔克谈起恋爱了。




“女士,女士,醒醒,我们要开始手术了。”


“抱歉,我刚才走神了。”


“没事。”


医生的体谅让你不再害怕医院,你躺在病床上,看着四周的医生和护士,突然,你又想起什么。


你们之间的爱情并不得到你的家人朋友的理解,他们劝你离开他,不要耽误你,你不相信,并和家人们大吵一架。


很快,你就理解家人们是什么意思,你们之间越来越不想情侣,反而像……炮友?


你某一天哼着歌拿着托尼最喜欢那家的甜甜圈,另一只手时不时摸摸藏在口袋里的化验单,心里的甜蜜快要移出来,可你走到门口的时候,你愣住了。


“托尼,你要跟那个小姑娘结婚吗?”


“结婚?谁?我?不可能。”


“可是那个女孩!”


“我会很快说清楚的,很快就好了。”


那一刻,你终于明白,为什么家人要你离开他,从小学习各种礼仪文化的你很少关注这些八卦,再加上家人对你的保护,你就知道的少之又少。


你扔掉手里的甜甜圈盒,拒绝贾维斯告诉托尼你来了,只是教交代一些事情,便打车去医院了。


回归现实。


等到你醒来的时候,你已经回家了,看着眼前家人担忧的眼神,你的防线被攻破了了。



兄长告诉你,手术很成功,并且以你的名义跟托尼斯塔克发了条短信,所以你现在已经跟托尼没有什么实际了。

你摸摸还显臃肿的小腹,猛然发现那个藏在你身体里的小宝宝已经不在了。

[恋与漫威]三次见面

◎ooc预警
◎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啥
◎内含美队,妮妮,x教授,吧唧















美国队长.ver

你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布鲁克林的小巷子里。

你躲在木桶后面,看着那个瘦小的男孩保护你,哪怕被打到伤痕累累,但依旧说着“我可以跟你打一整天。”

那一刻,他不再是小个子,而是成为你心目中的英雄。

第二次见到他,是在战场上。

你不明白,一个哪怕在拥有短暂安宁的地方都能够随时死去的人,是为了什么上战场。

可能,是和你一样也是为了正义……

但在你看到他在台上像个傻子一样表演的时候,你笑了,不是嘲笑,也不是开心,只是发现你的英雄不为人知的一面。

或许可以成为黑历史……

第三次见到他,你已经跟他的好朋友巴基一样成为九头蛇的傀儡,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不知道违背了多少次你第一次见到他时定下的正义。

你默默看着他救回自己的朋友,转身离开。

但在离开的时候,你扯下挂在你脖子上几十年的项链,毫不犹豫的扔了。

——在别人心里,你是那个正义的美国队长,但在我心里,你依旧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














钢铁侠.ver
第一次认识他时,你是在报纸上看到的。

最伟大的发明家,花花公子,富豪等等等等,但你还是注意到,那个小小的单词。

“ Iron Man.”

从来没有的感情让你这个自闭症患者第一次感觉自己不再是个物品,而是个人。

第二次见面,是在纽约大战。

很多铁龙在天空飞着,你静静看着它们,突然,一个铁块出现在你面前,你还没说什么,它就把你抱起来。

“Are you iron man?”你问他。

“Yes,I'm Iron Man.”

第三次,是在复仇者大厦。

你慢悠悠走进复仇者大厦,看着躺在实验室熟睡的男人,你想了一下,决定开口。

“斯塔克先生,这里有你一份快递,请签收。”

你等待了很久,托尼·斯塔克依旧没有醒。

你叹了口气,轻轻把快递放在地上,刚转身走了几步,又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拿出记号笔,在快递上写了几个字,转身离开。

——To Tony·stark, the greatest hero.(送给最伟大的英雄——托尼·斯塔克.)















x教授.ver
你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酒吧。

还未成为日后x教授的查尔斯·泽维尔现在只是一个在酒吧里玩乐的富家子弟。

你喝着自由古巴,看着在舞池里玩乐的大教授,心里一笑。

不过如此。

第二次见面是在医院里。

你陪着年幼的妹妹在医院打针,鼻尖弥漫的消毒水让你清楚的意识到,有人来了。

“你好,我是查尔斯·泽维尔。”

“埃里克·兰谢尔。”

“我知道你们,”你摸着妹妹的头“妄图跟肖作对的变种人。”

“但不得不说,你们的确有这个实力。”

第三次见面,是在实验室。

你麻利杀死了那些普通人,走到一个地方就救那些年幼的变种人,你对非变种人的生命毫不在乎。

就跟他们曾经对你那普通人类的妹妹,无需在意。

当你看到藏在培养罐里的少年时,你笑了,不知道是对你的嘲讽,还是对少年的父亲的鄙夷。

0539号实验品
父方基因:查尔斯·泽维尔
母方基因:xxx·xxxx(你的名字)

你被人抱住了,但你没有回头,只是笑,不过如此。















巴基.ver
第一次见面,是在布鲁克林。

还显稚嫩的少年小心翼翼的送给你一束花。

虽然花是路边的野花,但少年的笑容还是停在你的脑海里。

后来你知道这家伙见到漂亮的小姑娘都会这样,你气的一拳打倒了他,走之前还不忘呸了一口。

第二次见面,是在你家的医院里。

他陪着一个瘦小的男孩在做检查,你拿起男孩的化验单仔细看,突然感觉这个人活的挺不容易的。

他可能看到你了,冲着你在的方向给了个飞吻,你在他们离院的时候,趁他们不注意,狠狠揍了他一拳。

第三次见面,是在墓地。

你看着眼前的墓碑,心里懵了半天,那个说这次任务完成就娶你的男人已经不在了,已经不会再有人能接受你的暴力了。

你很痛苦,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就连哭泣也都忘记了。

那天的雪很大。

[盗墓]哄睡的场合

◎ooc预警,不喜勿喷
◎吴、张、王、解、黑






吴邪.ver
“臭小子别打我,欸欸欸。”

“哇咔哇咔。”

“小点声,小混蛋,你要是把你妈吵醒了,咋俩吃不了兜着走。”

“吴邪……去死吧!”






张起灵.ver
“乖,睡觉。”

“布卡布卡,布卡……zzzzz”

“好好睡一觉吧。”






王胖子.ver
“闺女,你老爸我跟你说,当年要不是我,也就是你英勇无敌的老爸,你天真叔能活到今天?”

“zzzzzzzzz”

“哎呀,睡着了。”

“好好睡吧,下次我在跟你讲。”






解雨臣.ver
“从此,公主与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故事完。”

“那小矮人呢?”

“小矮人还在森林里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啊,快点睡吧。”

“爸爸晚安。”

“晚安。”






黑瞎子.ver
“臭小子,来,我们试试这个眼镜怎么样?”

“唔唔唔。”

“别这样啊,你妈可爱死我的眼镜了,来来来,继续呀,别睡啊。”

“zzzzzz”

“终于睡了,这混小子太难伺候了。”





小哥胖子小花的孩子都是女孩子,吴邪和黑瞎子的孩子都是男孩。

不得不说,小花不愧是好男人,哄个孩子都这么专业(举大拇指)

【盗墓BG】溜达的场合

◎ooc预警
◎含吴、解
◎关于许东是出自‘火锅英雄’
    小蔡是出自‘好先生’







吴邪.ver
没看错啊。

这是你在火锅店门口唯一的想法。

“小姐,你没事吧?”‘吴邪’走出来。

“那个,不好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我,”‘吴邪’指着自己“我叫许东。”

“那真是太好了。”你瘫坐在椅子上。

“什么?”许东疑问。

“没什么没什么,”你连忙挥挥手。“那个,你能让我拍一段视频吗?”

“啥?”

“拍一段视频,就拍一小段,我给你钱。”

“这个嘛,成!”

当晚

“我有罪,我错了,胖爷求饶命,xx(你的名字)姑奶奶求……”

你拿着这段视频,一脸嘚瑟的给吴邪看。

不出意外,吴邪面无表情却看完了全部,当然,如果忽略吴邪身后的黑气,以及近在吴山居的王盟和远在潘家园的胖子笑到送进医院的话就更好了。

“媳妇,我们需要谈谈。”

“谈谈?你都跟我求饶命,还谈什么?”

“谈今晚的惩罚。”








解雨臣.ver

“小蔡,小蔡,你过来。”

“怎么了,xx姐?”

“小蔡,你是不是喜欢嘉禾啊。”

“没有没有,xx姐,你别搞错了,我才没有喜欢嘉禾呢。”

“是吗?我听说前几天有个男人跟嘉禾求交往啊,欸,也不知道陆远知不道……”

“谁!?”

你的话来没说完就被小蔡打断,你看着这突然小宇宙爆发的小蔡,突然想到一个坏主意。

“小蔡啊,姐姐教你两招,虽然会被嘉禾打,但能一招制敌,怎么样,学不学?”

“学!”

艾玛,这孩子太好骗了,终于明白陆远为什么要欺负他了。

“但是,首先,你得照着姐姐给你的剧本让我录一段视频。”

“哦,好。”

当晚

“亲爱的吴邪女士,你愿意嫁给……”

你听着‘解雨臣’的声音朗朗从手机里传来。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原则,你非常果断的把视频上传到了你们几个专属的群里,随后,吴太太也发了一段‘饶命’的视频让你们大笑不止。

“媳妇……”

熟悉的声音在你背后响起,你以为是小蔡的声音也没多管,直到有人从背后抱住你,你才反应过来

完蛋了!

“媳妇,我真的跟吴邪没有那种关系……”解雨臣跟你拼命解释他永远不会背叛吴邪,这不代表他跟吴邪就是那种关系。

“是吗?”你冷笑道。

随即,你又点击播放另一条视频。

“我,解雨臣 就是从这跳下去,也不会跟吴邪【哔——】,嗯,我爱吴邪。”

“呵。”